Powered by Blogger.

Archive for May 2014

5/28 創業酒吧 meetup 之重點摘要

        今晚我和柏霖參加了 David 主辦的 Angels Day 在台電大樓站附近的創業酒吧。這是一場精心設計的 Startups and investors pitching party,主要內容為幾組已經相當成熟的 Startups 帶著他們的 Project 向潛在的 Angels 進行五分鐘快速簡報。當然簡報的目的並不只是吸引投資者,更大的目的是要增加團隊曝光率,以及在業界建立廣大人脈。

p.s. 在前面坐著的白杉男子就是我

       Party 開始前主辦人 David (他是台灣業界內相當有名的天使,全身充滿幹勁),花了好長時間講述他今年去韓國 Belaunch 的所見所聞,說在營造創業氣氛的條件,台灣政府做的遠遠不如韓國政府,更說韓國政府已經有了三年的 agenda 來招攬外國 Startups 為韓國效力。當然韓國人不只是政府厲害,民間都具備有基本的中英文能力,更是對外國人相當禮遇,是個你一去就會想待下來創業的地方。。。


        當然,正是因為韓國政府如此努力,所以他回來後更堅定信心,要幫助台灣團隊更迅速拓展國際市場,當然還特地屢屢告誡要改掉我們華人的一個陋習: Too Humble,只有雄心壯志才能有國際市場。當然會中我點頭如搗蒜,因為我正在計畫兩年內要幫團隊申請赴新加坡的 Entrepreneur Pass(創業者簽證),在新加坡成立第二總部。不過話說回來,我還是希望有個像韓國一樣有力的政府,處處都給我們 Startups 支持。

----------------------------------------------------------------------------------------------------------------------------------

        這次 Pitching Party 中有五個 Project 上台簡報,分別是 Linqapp, Patenthacker, Sentri, Kaxa 另外一個我忘了.... 這邊說說有 impress  我的一些 feature ,希望我們團隊可以採納。首先是五分鐘的 Presentation 從來就不是講 Details 的地方,而是一種邏輯的陳述,說明 there's a problem that needs to be solved, and here's the solution I offer. 最好是幾乎沒有文字,只留一些鮮明的 icons. 再來就是進展到我們提的 Solution 有哪些驚人的 features, 最好在尾聲時再加上已經有多少使用者,然後你預估全球有多少潛在的使用者。這邊我得大聲稱讚 Linqapp 團隊把這個概念講出來,讓 investors 可以對你的 potential market 有個輪廓,甚至是做直接估值,這都將會影響到他們最後決定投入的金額。

        這次全程簡報都是英文,強調產品的國際視野,因為他們再也不是要另一個痞客邦,或是無名,而是下一個 Facebook or Instagram。而 Startups 團隊的國際組成也被重視很多,像是 Patenthacker 中就有一半是外國人,當然因為他們團隊就是加州的團隊,只不過 leader 是台僑罷了。Linqapp 則是由一群外國學生在台灣創業的例子,不過大部分的組成是德國人為主,相當慶幸像這樣的德國人以台灣為家,我們台灣其實還可以更努力招攬外國人來台灣。

        這邊要特別特別強調一點,台灣的 Startups 很容易犯下一種錯誤,就是想著先開發給台灣市場,等到台灣市場有基礎後,再走到國際,這一開始就錯了。這不是台商走向中國大陸,可以帶著你的 "台灣品牌" 去招搖,而是要跟全世界的人競爭。通常等到你有台灣市場的基礎後,你反而走不出台灣。一來是語言限制,團隊創始成員對國際市場的開發不了解;二來是當你站穩腳步,會發現台灣市場和國外市場有很多文化上的不同性,你想要顧全兩邊是不可能的。不過,台灣人對於外商的接受度卻很高,要是你一開始以國際市場出發,台灣人到頭來的接受度依然還是會很高。

        除了 "英文" 與 "國際視野" 外,當然會中也討論很多關於 Startups 要如何成功的要素,"速度" 就是一個遍佈全場的口頭禪。事實上,當你想得出這個 idea,別人也會想的出來,差別在於你 operation 的能力,這之間速度就變得至關重要。務求產品開發時間不要超過一年,一年內可以發生很多事。事實上,app 或是網站不需要等到 100% 功能完成才能出品, 60% 就可以了。當然這就又牽扯到 "敏捷開發的重要性",不過我們不在這邊贅述。

----------------------------------------------------------------------------------------------------------------------------------
總結 "速度" 與 "國際化" 是 Startups 最需要注意的兩點

p.s. David 今年底前會挑出代表臺灣的一隊 Startup 赴韓國比賽,赴韓國的所有費用全部由韓國政府包辦。

宗翰與柏霖 共筆
Tag : ,

今天,我想帶大家回首過去

To all my dear colleagues:

我知道大家最近或許對我們團隊的目標感到困惑或焦慮,所以我特地寫了這篇文章給大家,提醒一下我們從幾個月前走到現在,並非一無所獲 :)

 Civeek 的目標一直是成為一個新的社群媒體,講究有價值的內容,講究有品質的思考,更是講究群眾關心社會議題 (Crowddiscussing) 的新主流價值。Civeek 既是個社群,提供平台 (像是問卷服務) 給大家使用;它更是個媒體,這邊當然說的不是傳統的傳播媒體,而是一種重塑媒體價值的新方式。


每個時代都需要媒體,從上個世紀初平面報紙以來,到二次大戰前的廣播,再到 1960 年代電視大量普及,最後到資訊時代,人手一台的 PC 和 smartphone 。媒體永遠都是被需要的,只是載具不一樣。不過在這 21世紀 新一輪的社群革命 (像是 Facebook, Twiiter )後,媒體價值完完全全的被顛覆了:消費者不再僅僅是媒體資訊的接受者,他也可以是媒體資訊的生產者,整個消費者和生產者的邊界被打破了。

我們已經看到很多血淋淋的教訓:每一個試圖用一個單一角度去播報新聞的媒體,是不會得到消費者的信賴(這邊當然就不用明指是哪個食品媒體XD);相反地,讓消費者直接去反饋他們的想法,甚至直接讓消費者轉為媒體訊息的生產者,才會獲得巨大成功。

我們正在面臨一個舊媒體時代的土崩瓦解,諸如電視新聞,平面新聞不出五年都會被取代,而新世代的到來又等著我們去開發,這的確是令人興奮又前所未有的機遇。不小心把話說遠了,所以現在 Civeek 的目標其實非常明確,要成為有內容的新社群媒體。 Facebook 其實一直以來沒有辦法成為我們日常中的媒體,他頂多只是個社群,就是因為上面搭載的訊息太瑣碎,太個人化。 Facebook 或許是一個你可以上去吐槽心情的好地方;但你若想要獲得有價值的內容,你其實是在浪費時間。

我們的初衷一直沒有變,變得只是手段。因為我們正在學習該使用何種手段才可以獲得使用者真正的關注。從當初純粹只是因為國發會爛民調的啟發,我提議我們是不是該做一個真正客觀的民調;後來育德建議我們是不是可以從民調引來的流量而向商家收費,另外一端向使用者提供禮卷做誘因;到參加了 g0v 的演講,我們遇見了 Albert ,認識到 App 開發的重要性,以及開始談我們的問卷與他們的app平台的合作可能性;甚至到最近討論資訊頁面 (News) 與工具頁面 (Tools) 的共同開發。其間我們雖然想像和測試了許多不同不成熟的雛型,但我們想成為有內容的社群媒體的初衷是沒有變的。


大家或許會有點小沮喪,認為我們作法一直換來換去,現在還沒有一個根本在。這點我了解,因為我們想要做的事情從來就不簡單 (成為有內容的社群媒體!!!),必須一邊開火一邊移動。若我們只是想做一個民調平台的提供者,那我們現在就可以停下來開始開發,以後只能靠拉商家,提供使用者禮卷來維生。若我們只是想做新聞頁面,那我們就會跟既有的電子媒體陷入肉搏戰。但是我們的企圖心不小,是要做出一個新的接收與創造新聞的方式,所以我們就得一直測試不同模型,直到找到最佳能夠符合成為有內容的新社群媒體。

事實上,我這邊想引用一篇我看到很好的部落格文
想想看,要當上醫生需要幾年的時間?一個專業的演奏家用了多少年的時間學習?創業也同樣是一門學問、而且必需實戰才能學會的;創業是以「年」為單位,最少也要有半年才能大約了解一個輪廓,能夠快速成功的能有幾個?
一個譬喻,創業就像一個很多菱菱角角的物體(一開始什麼都不懂的創業家),在路上不斷的往前滾進,慢慢的把菱菱角角給磨掉(減少錯誤、了解創業、目標客戶等等),漸漸的看起來像是個橢圓形(創業技術成熟、有利潤),最終變成圓形(創業成功,金錢、成就感等等)。
我們都才剛從 0 開始不久,而我們已經在思想模型上取得了相當大的進展。我們當然不會滿足於現況,但其實也不需要太焦慮於未來。

我將會在下一篇文章中詳述我對有 "內容的新社群媒體" 直接具體看法。

Tag : ,

對待大陸客來台灣其實沒有這麼複雜

(轉換為簡體版)
        最近在經過一兩個月來反服貿議題與太陽花學運的激發後,有些聲音漸漸浮上檯面,認為根本不應該開放大陸客來台觀光。批評者的聲浪都集中在這三點,團進團出的大陸客不僅觀光素質差,經濟效益都被大財團賺走了,更破壞了原本島內的自然生態。這讓我的好朋友 April 聽的憂心忡忡,Apirl 是我一個很好的天津朋友,她以前來過台灣自由行一次,很喜歡這裡,決定再來第二次。

        這個現象讓我想起小時候,父母常跟我說的台灣人往事。在那個時代,1980左右,台灣經濟突飛猛進,大概和這陣子的中國很像。有了前面十年蔣經國推動的十大建設,台灣人賺的錢多到淹腳目(套句台語的用法 : 就是錢多到像淹水一樣)。那段日子,也是首度台灣人在歷史上開始有錢去歐美國家旅遊,結果引來國際惡評如潮。

        那段日子的台灣人,很多行為跟現在的中國 "土豪" 沒什麼兩樣 (p.s. 其實就這方面台灣人跟中國人真的沒什麼差別...)。台灣人會隨地吐痰,尤其是有些愛嚼檳榔的台灣人,更是吐的滿街都是 "血"(有吃過檳榔加石灰的人就知道,那個汁液是紅色的,所以吐出來就像吐血一樣)。除此之外,台灣人最愛直接在漂亮的歐洲庭院開闢小徑。每個有規模的飯店前通常都有漂亮的大草坪,但草坪上的石板路彎彎曲曲,結果台灣人為了自己方便,硬生生的踩出自己的小徑。最後是,歐洲人受不了台灣人的粗魯,有些高檔次飯店直接拒絕台灣客人入住。還有一個最有名的案例是在德國。台灣人每次上當地餐館都要叫好幾十盤菜,來顯示爺們就是有錢的氣魄,但每一次都剩下大盤的剩菜剩肉。結果有次結帳那個餐館的老闆娘硬是衝上前去不讓那群吃飽喝足的台灣人離開,逼他們要繳納剩菜剩肉的違規費。而這些違規費算起來,竟然比原本結帳的金額還貴...

        事實上,台灣人花了十幾年的時間,透過政府宣導,民間團體自己的努力,才好不容易改善這惡名昭彰的 Infamous reputation。當然,這個年代距離我很遠,因為我是 1990 後(民國80後)的,我最早的一次出國是在 2000 後。而我從小父母就交代我每逢出國時,這個禮儀要注重,那個行為要端正,所幸沒惹出什麼大事 XD。不過還是常聽長輩們提到那段往事來耳提面命。

        現在的中國,在我看來,處於兩個很大不同的世代之間。老一輩依然有許多人在出國玩時,帶給當地居民這些困擾,尤其是在台灣。當他們抱持著自己的意識型態近來台灣時,而不尊重當地的政治生態,就會有摩擦;當他們在捷運上喧鬧不自知時,就會有摩擦;當他們去墾丁,野柳女王頭亂丟垃圾或是刻下 "某某到此一遊"時,就會有摩擦。當這些陸客團進來台灣只有去陸台合資的飯店和商場消費時,對於當地居民就會有摩擦。

        不過,另外一群人卻又展現出很高的風度和氣質。和我年齡相近的大陸同學和我非常麻吉,我們在新加坡念書時常常一起去馬來西亞玩;而我招待他們來台灣自由行時,他們甚至比我還認的去淡水的公車該搭哪一路(p.s.原諒在下不太有方向感)。他們尊重每個人有不同的想法,更重要的是他們了解如何才可以融入而不打擾當地的生活。或許這就是自遊行的真義吧?讓每個真心想要了解台灣的人,都可以找到他想要的角度來了解台灣。或是花一個下午茶的時間來誠品找本書看看,又或是去巷弄裡找間咖啡店,又或是坐在漁人碼頭看一個傍晚的夕陽,這樣其實就是一種對台灣文化尊重的展現。



        最後我只是想說,對於自己的家園,我們每個人都是非常細心呵護,無論是台灣或是中國都一樣。台灣人評論一件事情其實很簡單,對的事我們就大力稱讚它,錯的事我們也要不避誨的公開指責。對於一團一團的大陸客,要是他們依然沒有自省的能力,繼續對當地居民和生態造成破壞,台灣人就有權力展現他們的不滿,而我也會繼續在 blog 上面指責到他們改進為止;對於以背包客願意花時間,花心力來研究台灣風土民情,融入我們的生活,我一定是大舉雙手,無任歡迎。

p.s. 要是有人今年願意來台灣玩,我都非常有意願當他們的地陪;你可以私下微信我,或是 send me a message on Facebook

Tag : ,

- Copyright © Hank Chan 的所思所想 - Skyblue - Powered by Blogge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