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by : Hank Chan 13 May 2014

(轉換為簡體版)
        最近在經過一兩個月來反服貿議題與太陽花學運的激發後,有些聲音漸漸浮上檯面,認為根本不應該開放大陸客來台觀光。批評者的聲浪都集中在這三點,團進團出的大陸客不僅觀光素質差,經濟效益都被大財團賺走了,更破壞了原本島內的自然生態。這讓我的好朋友 April 聽的憂心忡忡,Apirl 是我一個很好的天津朋友,她以前來過台灣自由行一次,很喜歡這裡,決定再來第二次。

        這個現象讓我想起小時候,父母常跟我說的台灣人往事。在那個時代,1980左右,台灣經濟突飛猛進,大概和這陣子的中國很像。有了前面十年蔣經國推動的十大建設,台灣人賺的錢多到淹腳目(套句台語的用法 : 就是錢多到像淹水一樣)。那段日子,也是首度台灣人在歷史上開始有錢去歐美國家旅遊,結果引來國際惡評如潮。

        那段日子的台灣人,很多行為跟現在的中國 "土豪" 沒什麼兩樣 (p.s. 其實就這方面台灣人跟中國人真的沒什麼差別...)。台灣人會隨地吐痰,尤其是有些愛嚼檳榔的台灣人,更是吐的滿街都是 "血"(有吃過檳榔加石灰的人就知道,那個汁液是紅色的,所以吐出來就像吐血一樣)。除此之外,台灣人最愛直接在漂亮的歐洲庭院開闢小徑。每個有規模的飯店前通常都有漂亮的大草坪,但草坪上的石板路彎彎曲曲,結果台灣人為了自己方便,硬生生的踩出自己的小徑。最後是,歐洲人受不了台灣人的粗魯,有些高檔次飯店直接拒絕台灣客人入住。還有一個最有名的案例是在德國。台灣人每次上當地餐館都要叫好幾十盤菜,來顯示爺們就是有錢的氣魄,但每一次都剩下大盤的剩菜剩肉。結果有次結帳那個餐館的老闆娘硬是衝上前去不讓那群吃飽喝足的台灣人離開,逼他們要繳納剩菜剩肉的違規費。而這些違規費算起來,竟然比原本結帳的金額還貴...

        事實上,台灣人花了十幾年的時間,透過政府宣導,民間團體自己的努力,才好不容易改善這惡名昭彰的 Infamous reputation。當然,這個年代距離我很遠,因為我是 1990 後(民國80後)的,我最早的一次出國是在 2000 後。而我從小父母就交代我每逢出國時,這個禮儀要注重,那個行為要端正,所幸沒惹出什麼大事 XD。不過還是常聽長輩們提到那段往事來耳提面命。

        現在的中國,在我看來,處於兩個很大不同的世代之間。老一輩依然有許多人在出國玩時,帶給當地居民這些困擾,尤其是在台灣。當他們抱持著自己的意識型態近來台灣時,而不尊重當地的政治生態,就會有摩擦;當他們在捷運上喧鬧不自知時,就會有摩擦;當他們去墾丁,野柳女王頭亂丟垃圾或是刻下 "某某到此一遊"時,就會有摩擦。當這些陸客團進來台灣只有去陸台合資的飯店和商場消費時,對於當地居民就會有摩擦。

        不過,另外一群人卻又展現出很高的風度和氣質。和我年齡相近的大陸同學和我非常麻吉,我們在新加坡念書時常常一起去馬來西亞玩;而我招待他們來台灣自由行時,他們甚至比我還認的去淡水的公車該搭哪一路(p.s.原諒在下不太有方向感)。他們尊重每個人有不同的想法,更重要的是他們了解如何才可以融入而不打擾當地的生活。或許這就是自遊行的真義吧?讓每個真心想要了解台灣的人,都可以找到他想要的角度來了解台灣。或是花一個下午茶的時間來誠品找本書看看,又或是去巷弄裡找間咖啡店,又或是坐在漁人碼頭看一個傍晚的夕陽,這樣其實就是一種對台灣文化尊重的展現。



        最後我只是想說,對於自己的家園,我們每個人都是非常細心呵護,無論是台灣或是中國都一樣。台灣人評論一件事情其實很簡單,對的事我們就大力稱讚它,錯的事我們也要不避誨的公開指責。對於一團一團的大陸客,要是他們依然沒有自省的能力,繼續對當地居民和生態造成破壞,台灣人就有權力展現他們的不滿,而我也會繼續在 blog 上面指責到他們改進為止;對於以背包客願意花時間,花心力來研究台灣風土民情,融入我們的生活,我一定是大舉雙手,無任歡迎。

p.s. 要是有人今年願意來台灣玩,我都非常有意願當他們的地陪;你可以私下微信我,或是 send me a message on Facebook

Leave a Reply

Subscribe to Posts | Subscribe to Comments

- Copyright © Hank Chan 的所思所想 - Skyblue - Powered by Blogger -